鶴壁萬豐礦山機械制造有限公司是生產、銷售礦用提升絞車、礦井提升機及配件的專業公司,主要產品有絞車,提升機、提升絞車,礦用絞車,變頻絞車、礦用提升機、卷揚機、絞車電控、絞車電纜、變頻電控、液壓站、盤形制動器等,

需求下降導致眾多煤礦關閉, 大量生產商出現財務危機乃至破產
 
A 煤炭公司接連破產
 
需求疲軟以及開采成本的增加加重了煤炭部門的負擔,整個煤炭行業正面臨著結構性的永久蕭條。但未曾預料的是,行業的衰退速度超出了市場預期。根據市場研究公司SNL Financial匯集的數據,目前美國煤炭行業上市公司的總市值還不到93億美元,而其中的40%都屬于康壽能源(Consol Energy)。相比2011年,煤炭行業的總市值下跌了80%。在保持數十年穩健的財務表現以及長期處于電力資源部門主導地位之后,煤炭生產商開始面臨比大眾預期更為嚴峻的困境。在過去數周內,美國煤炭行業出現了前所未有的動蕩局面。煤炭價格暴跌至數十年來的歷史低位,迫使世界各地的礦山關閉,大量煤炭生產商出現財務危機乃至破產。
美國最大的煤炭公司——阿爾法自然資源公司(Alpha Natural Resources)已計劃申請破產保護,而該公司在2008年時的市值一度達到73億美元。位于阿拉巴馬州的煤炭開采商——沃爾特能源公司在7月15日正式宣布申請破產。優先債權人的債權將要開始轉變成股權,若是不能扭轉資不抵債的局面,公司還將出售自有資產。沃爾特能源的CEO,Walt Scheller在近期接受采訪時表示:“在煤炭市場持續低迷的情況下,我們只能采取行動適應目前的行業現實。”
 
B 環保法規限制煤炭生產
 
煤炭價格相比四年前下跌了70%。由于美國電力部門轉而依賴效率更高的天然氣,煤炭行業需求下降導致眾多煤礦關閉。與此同時,奧巴馬政府正采取一系列積極措施,試圖減少溫室氣體排放,而作為電力生產最為“骯臟”的資源,煤炭使用限制成為旨在保護環境、提倡使用清潔能源的相關法規的重點內容。
8月3日,奧巴馬宣布了其任期中最重要也是最受爭議的環境能源政策——美國清潔電力計劃(Clean Power Plan,CPP)。CPP旨在減少發電廠的碳排放,以應對氣候變化。受到該計劃沖擊最直接的是煤炭行業。美國能源信息署公布的研究報告指出,清潔電力計劃會造成煤炭產量最高40%的下降。產量削減的同時,煤價也會下跌8%—10%。
除此之外,近來出臺的其他法規也對煤炭行業造成了不小打擊。7月,美國內政部提出一項新的規定,要求露天礦山在其開采區附近的溪流段保留緩沖區域,并且要在開采前、開采中以及開采后分別對水質進行監測。然而,各方對該項規定的反應則并不樂觀:環境保護者認為規定對于水質保護來說還遠遠不夠,而煤炭公司則認為要求過于苛刻。
 
C 中國煤炭使用量下降
 
中國是世界能源生產和消費大國,特別地,中國的能源消耗十分依賴煤炭資源——65%的能源消費來自于煤炭。中國環保部門最近發布的報告顯示,在2014年,僅有8座城市的空氣質量達到國家標準。
由于煤炭燃燒是中國碳排放的主要來源,為減少空氣污染和溫室氣體排放,中國政府致力于在2020年將煤炭使用占能源消費的比例降至62%。中國煤炭使用量的下降勢必會對全球的煤炭行業造成影響。
此外,中國從2015年1月起實施《商品煤質量管理暫行辦法》。根據該辦法,中國對進口煤炭實施新的檢驗檢疫監管政策,新增五項微量元素的檢測,禁止含灰量16%以上、硫含量3%以上的煤炭進入京津冀、長三角和珠三角地區。中國對進口煤實行限制,旨在提高空氣質量,減少因使用煤炭而帶來的污染物排放,保護大氣環境。而中國對進口煤的新限制也對國際煤炭生產企業產生了極大的沖擊。
2011年至2013年間,中國等新興經濟體經濟發展引發大宗商品蓬勃發展,全球大宗商品受益于中國的大宗商品貿易融資泡沫,均有良好的市場表現。這期間也是煤炭公司的黃金時代。位于澳洲的Isaac Plains礦廠產量達到280萬噸/天,其煤炭大量供應給日本、韓國以及中國臺灣的鋼鐵生產商。
 
D 泡沫破裂引發煤炭價格暴跌
 
在過去一年里,隨著中國房地產泡沫破裂以及影子銀行系統發展滯緩,來自中國的大宗商品需求嚴重下降。煤炭價格暴跌只是眾多商品價格崩潰的表現之一。據行業咨詢公司環球鋼訊(Steel Business Briefing)的統計,今年以來,澳洲出口煤炭的基準價格已下跌至85.40美元/噸,跌幅達24%。而在2011年,季度基準價格曾一度到達330美元/噸。下圖為煉焦煤季度價格,可以看出,在2011年達到峰值后,隨著中國鋼鐵需求下降,煉焦煤價格也開始出現下跌。
 
據中國海關總署的據顯示,中國前5個月的煤炭進口量達8326萬噸,相比去年下降了38.2%。5月進口量相比4月份下降了28.6%,而相比2014年5月,進口量則下降了40.6%。下圖顯示了自2011年至2015年6月,中國煤炭進口額的變化情況??梢悦黠@看出,自2014年開始,煤炭進口出現下降趨勢。